与乳腺癌风险增高相关的因素

联合激素治疗

可靠证据表明联合激素治疗(HT,雌激素-孕激素)与乳腺癌风险增高相关。

联合治疗的效应强度:浸润性乳腺癌的发生率约升高26%,参与妇女健康启动计划(WHI)并被随机分组到联合HT组每237例患者中致危害所需人数:与试验安慰剂组相比增加1例浸润性乳腺癌。

研究设计:来自一些队列与生态学研究证据支持的随机、随机对照试验(RCT),这些队列与生态学研究显示停止联合HT与降低乳腺癌风险相关。

内部效度:佳。

一致性:佳。

外部效度:佳。

电离辐射

可靠证据表明,乳腺暴露于电离辐射与暴露后10年开始至终生的乳腺癌风险升高相关。风险与暴露剂量、年龄相关,青春期风险最高。

效应强度:多样,但总发生率约增加6倍。

研究设计:队列或病例对照研究。

内部效度:佳。

一致性:佳。

外部效度:佳。

肥胖

可靠证据表明,对于绝经后不用HT的女性,肥胖与乳腺癌风险升高相关。尚不确定减肥是否可能降低乳腺癌风险。

效应强度:对85,917例绝经后女性进行的WHI观察研究发现体重与乳腺癌相关。对比体重超过82.2kg的女性和体重低于58.7kg的女性,相对风险度(RR)为2.85(95%置信区间[CI],1.81-4.49)。

研究设计:观察性研究。

内部效度:佳。

一致性:佳。

外部效度:佳。

饮酒

可靠证据表明,饮酒与乳腺癌风险呈剂量相关。目前尚不确定减少饮酒是否可能降低乳腺癌的风险。

效应强度:每天饮酒4杯的女性与不饮酒者相比,RR为1.32(95%CI,1.19-1.45)。每天1杯酒使RR增加7%(95%CI,5.5%-8.7%)。

研究设计:病例对照与队列研究。

内部效度:佳。

一致性:佳。

外部效度:佳。

主要遗传易感性

可靠证据表明,携带乳腺癌相关突变基因的女性患乳腺癌的风险增加。

效应强度:多样,与基因突变、家族史和其他影响基因表达的危险因素相关。

研究设计:队列或病例对照研究。

内部效度:佳。

一致性:佳。

外部效度:佳。

与乳腺癌风险降低相关的因素

子宫切除术后女性应用雌激素

可靠证据表明,子宫切除术后女性仅应用雌激素可降低乳腺癌发病率和死亡率。

效应强度:根据仅用马结合型雌激素治疗的一项RCT试验,浸润性乳腺癌发病率降低23%(每年0.27%,中位用药时间5.9年,而安慰剂组每年0.35%)。

研究设计:RCT与队列研究。

内部效度:佳。

一致性:混合。

外部效度:佳。

运动

可靠证据表明,每周运动4小时以上与乳腺癌风险降低相关。

效应强度:平均RR降幅为30%-40%。对绝经前体重正常或偏低女性,该效应可能更明显。

研究设计:前瞻性观察研究和病例对照研究。

内部效度:佳。

一致性:佳。

外部效度:佳。

早孕

可靠证据表明,20岁前足月妊娠女性的乳腺癌风险降低。

效应强度:和未生育或35岁之后生育的女性相比,乳腺癌风险降低50%。

研究设计:队列研究与病例对照研究。

内部效度:佳。

一致性:佳。

外部效度:佳。

哺乳

可靠证据表明:哺乳女性乳腺癌风险降低。

效应强度:每生育一次,乳腺癌RR降低7%,每哺乳12个月,乳腺癌RR进一步降低4.3%[1]

研究设计:队列研究与病例对照研究。

内部效度:佳。

一致性:佳。

外部效度:佳。

与乳腺癌风险降低相关的干预

选择性雌激素受体调节剂(SERM):获益

可靠证据表明他莫昔芬与雷洛昔芬治疗降低绝经后女性的乳腺癌发病率。他莫昔芬也降低高危绝经前女性的乳腺癌风险。他莫昔芬与雷洛昔芬的效应在停药数年后仍持续,他莫昔芬效应持续时间长于雷洛昔芬[2]

各种骨折的发生率降低,包括椎体骨折(降低34%)和非椎体骨折(降低7%),主要见于雷洛昔芬,而他莫昔芬用药无此效应[2]

效应强度:他莫昔芬治疗后乳腺癌发病率降低约50%。雷洛昔芬治疗对浸润性乳腺癌风险有相似的降低效应,但预防非浸润性乳腺癌的效应不如他莫昔芬。一项荟萃分析显示,SERM使乳腺癌总风险降低38%。5年治疗中,为预防未来10年随访中发生的1例乳腺癌,需有42例女性接受治疗[2]

研究设计:RCT。

内部效度:佳。

一致性:佳。

外部效度:佳。

选择性雌激素受体调节剂(SERM):危害

可靠证据表明,他莫昔芬治疗增加子宫内膜癌风险,在随访第一个5年内最明显,之后较不明显;也增加栓塞性血管事件(肺栓塞、脑卒中、深静脉血栓形成)和白内障风险。在停止他莫昔芬治疗后,很多风险随之降低。可靠证据表明,雷洛昔芬也增加肺栓塞和深静脉血栓形成的风险,但不增加子宫内膜癌风险。

效应强度:荟萃分析显示,他莫昔芬和雷诺昔芬治疗的子宫内膜癌风险比(HR)分别为2.18(95%CI,1.39-3.42)和1.09(95%CI,0.74-1.62)。总体上,静脉血栓栓塞事件的HR为1.73(95%CI,1.47-2.05)。

研究设计:RCT。

内部效度:佳。

一致性:佳。

外部效度:佳。

芳香化酶抑制剂或灭活剂:获益

可靠证据表明,芳香化酶抑制剂或灭活剂(AI)可降低乳腺癌高危人群绝经后妇女患乳腺癌的风险。

效应强度:经过平均35个月的中位随访时间,年龄大于等于35岁、至少有一项危险因素(例如,年龄大于等于60岁、盖尔5年风险>1.66%或导管原位癌行乳房切除术后)的女性每天服用25 mg依西美坦降低浸润性乳腺癌发生率(HR,0.35;95%CI,0.18-0.70)。绝对风险降幅为35个月内每2,280例参与者可减少21例癌症(需治疗人数[NNT]约为100)[3]

研究设计:一项RCT。

内部效度:佳。

一致性:一项研究,所纳入女性无乳腺癌病史,但与其他在有乳腺癌病史患者中开展的RCT发现的效应一致。

外部效度:对于符合入选标准的女性,佳。

芳香化酶抑制剂或灭活剂:危害

良好证据表明,对一项RCT中4,560例女性进行35个月相对较短的随访,依西美坦与安慰剂治疗相比,潮热(绝对增幅8%)和乏力(绝对增幅2%)发生率轻度增加,但骨折、骨质疏松或心血管(CV)事件并不增加。

效应强度:依西美坦组与安慰剂组相比,不良反应发生率小幅增加,主要为潮热(绝对增幅8%)和乏力(绝对增幅2%),但并不增加骨折或心血管事件。

研究设计:一项RCT。

内部效度:佳。

一致性:较差。仅有一项RCT,且参与者无乳腺癌病史,但在乳腺癌女性中开展的一些研究显示与他莫昔芬治疗相比,依西美坦治疗降低骨密度、增加骨折发生率。

外部效度:对于符合入选标准的女性,佳,但仅观察了35个月。

预防性乳房切除术:获益

可靠证据表明,对于有显著家族史的患者,双侧预防性乳房切除降低乳腺癌风险。

效应强度:风险降低90%,但已发表的研究设计可能高估了该数值。

研究设计:来自病例对照和队列研究的证据。

内部效度:佳。

一致性:佳。

外部效度:佳。

预防性乳房切除术:危害

良好证据表明,产生的生理、心理影响包括:焦虑、抑郁和影响形体美观。

效应强度:接受预防性乳房切除术的女性中,后悔者占6%,通常是出于影响外观考虑。185例未接受乳房重建的女性后悔率大于111例选择接受乳房重建的女性[4]

研究设计:便利样本。

内部效度:佳。

一致性:佳。

外部效度:佳。

预防性卵巢切除术或卵巢切除:获益

可靠证据表明:携带BRCA基因突变的女性接受预防性卵巢切除术后乳腺癌风险降低。类似地,正常女性或曾接受胸部放疗的女性,行卵巢切除术或卵巢去切除后,乳腺癌发病风险也降低。

效应强度:乳腺癌风险降低50%,但已发表的研究设计可能高估了该数值。

研究设计:观察、病例对照与队列研究。

内部效度:佳。

一致性:佳。

外部效度:佳。

预防性卵巢切除术或卵巢去势:危害

可靠证据表明,卵巢去势可能会引起突发绝经症状,例如潮热、失眠、焦虑和抑郁等。长期影响包括性欲下降、阴道干燥和骨密度降低等。

效应强度:几乎所有女性都出现失眠问题、情绪变化、潮热和骨密度下降,但严重程度各异。

研究设计:观察、病例对照与队列研究。

内部效度:佳。

一致性:佳。

外部效度:佳。

参考文献

1. Collaborative Group on Hormonal Factors in Breast Cancer.: Breast cancer and breastfeeding: collaborative reanalysis of individual data from 47 epidemiological studies in 30 countries, including 50302 women with breast cancer and 96973 women without the disease. Lancet 360 (9328): 187-95, 2002.[PUBMED Abstract]

2. Cuzick J, Sestak I, Bonanni B, et al.: Selective oestrogen receptor modulators in prevention of breast cancer: an updated meta-analysis of individual participant data. Lancet 381 (9880): 1827-34, 2013.[PUBMED Abstract]

3. Goss PE, Ingle JN, Alés-Martínez JE, et al.: Exemestane for breast-cancer prevention in postmenopausal women. N Engl J Med 364 (25): 2381-91, 2011.[PUBMED Abstract]

4. Montgomery LL, Tran KN, Heelan MC, et al.: Issues of regret in women with contralateral prophylactic mastectomies. Ann Surg Oncol 6 (6): 546-52, 1999.[PUBMED Abstract]

下一页
译文由 中国国家癌症中心提供
本站由 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信息研究所创办并维护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