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三阴性乳腺癌

三阴性乳腺癌(TNBC)指无雌激素受体、孕激素受体和HER2/neu染色的乳腺癌。TNBC对一些最有效的乳腺癌治疗不敏感,包括HER2导向治疗(例如曲妥珠单抗)和内分泌治疗(例如他莫昔芬或芳香化酶抑制剂)。剂量密集性细胞毒性联合化疗或节拍化疗方案仍然是早期TNBC的标准治疗[1]。对一所医院1,118例接受新辅助化疗的患者(其中225例[23%]为TNBC)进行前瞻性分析,发现TNBC患者的病理缓解率优于非TNBC患者(分别为22%和11%;P=0.034)[2]。[ 证据等级:3iiDiv​]pCR率的改善有重要意义,因为一些研究中pCR率的改善伴随着长期结局改善。

铂类药物最近成为TNBC治疗领域的热点话题。一项试验对28例II期或III期TNBC女性患者用4程新辅助铂类化疗,发现pCR率为22%[3]。[ 证据等级:3iiiDiv]一项随机临床试验 CALGB-40603(NCT00861705)评估了向紫杉醇、阿霉素、环磷酰胺新辅助化疗中增加卡铂的益处。另一项试验 三阴性试验​(NCT00532727)正在进行之中,目的是评估卡铂联合多西他赛对转移癌的作用。这些试验将有助于确定铂类在TNBC治疗中的角色。目前尚不明确在非临床试验情况下,加入铂类药物是否有益于早期TNBC的治疗。

多(ADP核糖)聚合酶(PARP)抑制剂涌现成为TNBC治疗被看好的新型药物[4]。PARP为参与包括DNA修复在内的多种细胞过程的一系列酶。因TNBC与BRCA-突变型乳腺癌共有多种临床病理特征,而BRCA-突变型乳腺癌有DNA修复功能失调机制,因此PARP抑制剂联合BRCA依赖性机制中的DNA修复失调,将导致DNA合成停止,细胞死亡。PARP抑制剂正在接受多项临床试验的研究,评估其对BRCA突变型乳腺癌和TNBC患者的作用。

目前开展的临床试验

现招募 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美国临床试验请参见美国NCI癌症临床试验列表,可根据部位、药物、干预或其他标准进行筛选。

NCI网站提供关于临床试验的基本信息。

参考文献

1. Mehta RS: Dose-dense and/or metronomic schedules of specific chemotherapies consolidate the chemosensitivity of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a step toward reversing triple-negative paradox. J Clin Oncol 26 (19): 3286-8; author reply 3288, 2008.[PUBMED Abstract]

2. Liedtke C, Mazouni C, Hess KR, et al.: Response to neoadjuvant therapy and long-term survival in patients with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J Clin Oncol 26 (8): 1275-81, 2008.[PUBMED Abstract]

3. Silver DP, Richardson AL, Eklund AC, et al.: Efficacy of neoadjuvant Cisplatin in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J Clin Oncol 28 (7): 1145-53, 2010.[PUBMED Abstract]

4. Anders CK, Winer EP, Ford JM, et al.: Poly(ADP-Ribose) polymerase inhibition: "targeted" therapy for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Clin Cancer Res 16 (19): 4702-10, 2010.[PUBMED Abstract]

上一页   下一页
译文由 中国国家癌症中心提供
本站由 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信息研究所创办并维护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