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NSCLC的细胞学分类

世界卫生组织(WHO)/国际肺癌研究协会(IASLC)对肺恶性非小细胞上皮性肿瘤进行了分型。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主要有三种亚型,包括:

鳞状细胞癌(25%的肺癌)。

腺癌(40%的肺癌)。

大细胞癌(10%的肺癌)。

还有很多其他发生率较低的亚型[1]

WHO/IASLC的NSCLC组织学分类

鳞状细胞癌

多数肺鳞状细胞癌为中央型,分布于较大肺支气管。鳞癌与吸烟的相关性比其他类型的NSCLC更密切。近年来,肺鳞癌的发生率一直呈下降趋势。

腺癌

目前在很多国家,腺癌是最常见的组织学类型,进行亚型分类有重要意义。肺腺癌的最大问题之一是经常出现的组织学异质性。实际上,单一的腺泡状、乳头状、细支气管肺泡性和实性腺癌伴黏液产生较少,常常是多种组织学成分混杂存在。

在过去细支气管肺泡性腺癌的诊断标准相差较大。目前WHO/IASLC定义比很多病理学家用的旧标准更严格,当前定义仅局限于非侵袭性肿瘤。

如果发现有广泛的细支气管肺泡癌成分的腺癌有基质、血管或胸膜侵袭,则定义修改为以细支气管肺泡型为主伴局部腺泡状、实性或乳头状的混合亚型腺癌,具体成分取决于侵袭性组成中所见成分。然而,细支气管肺泡癌在未来是否会成为单独的临床类型尚不明确。在2011年,由IASLC、美国胸科协会与欧洲呼吸学会组织的多学科专家小组提出了新的腺癌分类,将细支气管肺泡癌列为新的组织学亚型。

WHO/IASLC分类中认可下列腺癌变异型:

分化良好的胎儿型腺癌。

黏液(胶样)腺癌。

黏液性囊腺癌。

印戒细胞腺癌。

透明细胞腺癌。

大细胞癌

除大细胞癌的一般类别,WHO/IASLC分类中的一些少见变异型包括:

大细胞神经内分泌癌。

基底细胞样癌。

淋巴上皮瘤样癌。

透明细胞癌。

横纹肌样表型的大细胞癌。

基底细胞样癌也是鳞癌的一个变异型,极少的腺癌也具有基底细胞样特征。如无上述两类型特征,则归于大细胞癌的一个变异型。

神经内分泌肿瘤

LCNEC是一种组织学上高分级非小细胞癌,预后极差,与小细胞肺癌(SCLC)相似。不典型类癌为中分级神经内分泌肿瘤,其预后介于典型类癌和高分级SCLC与LCNEC之间。

通过免疫组化或电子显微镜发现,无神经内分泌形态的NSCLC中,有10%-20%伴神经内分泌分化。因NSCLC的神经内分泌分化的临床与治疗意义尚未正式确立,这些肿瘤通常用WHO/IASLC分类法分类。

多形性癌、肉瘤样癌或含肉瘤成分的癌

这是一组罕见肿瘤。梭形细胞癌和巨细胞癌仅占所有肺部恶性肿瘤的0.4%,癌肉瘤约占所有肺部恶性肿瘤的0.1%。此外,这组肿瘤反映了各种组织学异质性,也反映了上皮分化和间质分化。根据临床及分子特征,双向型肺母细胞瘤属于多形性癌、肉瘤样癌或含肉瘤成分的癌。

分子特征

肺癌基因突变的发现引领了分子靶向治疗的发展,延长了转移性癌患者亚群的生存期[2]。特别地,可通过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与下游的丝裂原活化蛋白激酶(MAPK)及磷脂酰肌醇3-激酶(PI3K)信号通路编码基因的突变确定腺癌亚群。这些突变可能参与了药物敏感性、原发或获得性激酶抑制剂耐药的机制。其他可能与治疗决策相关的突变包括:

Kirsten鼠肉瘤病毒致癌基因(KRAS)。

间变性淋巴瘤激酶受体(ALK)。

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

V-raf鼠肉瘤病毒致癌基因同源物B1(BRAF)。

PIK3催化蛋白α(PI3KCA)。

AKT1。

MAPK激酶1(MAP2K1或MEK1)。

MET,编码肝细胞生长因子受体(HGFR)。

除PIK3CA与EGFR突变及ALK易位之外,这些突变互相排斥[3]

EGFR与ALK突变主要发生在不抽烟患者的腺癌,KRAS与BRAF突变更常见于吸烟者或曾吸烟者。EGFR突变强烈预测了EGFR抑制剂有效率增加、无进展生存期延长。对斯隆凯特林纪念医院癌症中心(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的2,142例肺腺癌患者标本进行的分析发现,15%的曾吸烟者(1,218例中181例,95%CI:13-17)、6%的现吸烟者(344例中20例,95%CI:4-9)和52%的非吸烟者(580例中302例,95%CI:48-56,曾吸烟者与非吸烟者相比P<.001)肿瘤有EGFR外显子19缺失与L858R[4]

所有NSCLC中3%到7%出现ALK与EML4基因融合产生易位产物,介导了克唑替尼等药对ALK的药理抑制作用。NSCLC中发生率不足5%的突变包括:

HER2,见于2%的肿瘤。

PI3KCA,见于2%的肿瘤。

AKT1,见于1%的肿瘤。

BRAF突变,见于1%到3%的肿瘤。

BRAF突变与EGFR及KRAS突变互斥。发现1%的NSCLC有MAP2K1体细胞突变(即MEK)。MET致癌基因编码肝细胞生长因子受体。已发现该基因的扩增与继发性EGFR酪氨酸激酶受体耐药相关。

参考文献

1. Travis WD, Colby TV, Corrin B, et al.: Histological typing of lung and pleural tumours. 3rd ed. Berlin: Springer-Verlag, 1999.

2. Pao W, Girard N: New driver mutations in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Lancet Oncol 12 (2): 175-80, 2011.[PUBMED Abstract]

3. Tiseo M, Gelsomino F, Boggiani D, et al.: EGFR and EML4-ALK gene mutations in NSCLC: a case report of erlotinib-resistant patient with both concomitant mutations. Lung Cancer 71 (2): 241-3, 2011.[PUBMED Abstract]

4. D'Angelo SP, Pietanza MC, Johnson ML, et al.: Incidence of EGFR exon 19 deletions and L858R in tumor specimens from men and cigarette smokers with lung adenocarcinomas. J Clin Oncol 29 (15): 2066-70, 2011.[PUBMED Abstract]

上一页   下一页
译文由 中国国家癌症中心提供
本站由 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信息研究所创办并维护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